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鸟居元忠参与过哪些战役鸟居元忠最后是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5:46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鸟居元忠参与过哪些战役?鸟居元忠最后是怎么死的

鸟居元忠是伊贺守忠吉第三子,幼名鹤之助,小名彦右卫门,天文八年(1539)生于三河国碧海郡渡村。父亲鸟居忠吉,曾在松平广忠死后,家中无主之时,担任冈崎总奉行。

元忠仅十二岁,就随父赴骏府,做了十岁的家康(时称松平竹千代)的近臣。某日,竹千代放鹰出游,想猎些百舌鸟,叫上了鸟居元忠同行。结果元忠连获许多,竹千代的面色便不好看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元忠却突然地百事不顺,跑了许久,仅猎到一两只,远远输给了他,使竹千代玩得很是开心。回去后,父亲忠吉便把他叫走,赞扬道:“要尽力使少爷欢欣,才具有大将的器度。从今而后继续忠勤做事。”

因而家康对元忠的信赖,打那时起就已养成。

永禄三年鸟居元忠立功,家康赏给他军忠状,他固辞不受,说道:“有生之年,仅可事一主,何必得证忠诚?”自此以还,更是屡立功勋。到了天正三年(1575)七月长篠之战,元忠担任先锋,攻诹访原城,左腿遭武田军铁炮击中负伤成了瘸子;一说他之负伤,是在元龟三年(1572)三方原之战。亦在元龟三年,父亲鸟居忠吉死去,由于长兄忠宗和幼弟忠广都已战死,次兄仁藏出家,家督便由元忠承继。天正十年(1582),本能寺变起,他在甲府击破北条军,入封甲州郡内,并负责守卫甲府城。

武田亡后,德川家的探子侦得武田四名臣中马场信房之女所在,家康即命鸟居元忠搜索,无结果。再问原先的探子,探子惶恐地叩头到地,匍匐着近前说:“这女子已经在元忠家里了,就是他如今的妻子啊!”家康笑不可抑,说道:“彦右卫门这小子,打小就是就是个啥事也做不成的家伙!”

天正十四年,丰臣秀吉给鸟居元忠颁下官位,他以身为德川家臣,不愿沐恩于外,力辞不受。十八年(1590),鸟居元忠从征小田原,攻破武藏岩槻城,颇得其力,秀吉赐以感状。家康入关东,得封下总矢作四万石。相传,他勇毅朴实,如三河武士的典范,为德川家上下所重。

德川家康宣布讨伐上杉景胜之后,出征之前,六月十六日在大坂城西之丸任命佐野肥后守为留守居,由前田玄以、增田长盛送出大坂,向伏见而去。这天夜里家康来到伏见,鸟居元忠拄这时,德川家康说:“如今我征伐会津去了,你这四人,不得不作留守,想来是很可遗憾的。家中空有许多的人,却留你们在此。然而人数再少,你们的劳苦,我总是有所记挂的。”

鸟居元忠说:“在下并不作如是想。征伐会津这般的大事,家人之中,能多带得一人一骑亦好。京都大坂方今平稳,此城只消交给在下和近正守备便足了事。殿下去后,就算是强敌围城,近有援军,自足坚守,总之,人马贵重,两处分遣就不免于减少了,留着守城也是无益的事。”

这一夜主仆谈起元忠与家康的少年,在骏府作今川人质之事,于是元忠说着“今生の御暇乞にこそ候”(“もし事あらば今夜が永き御别にて候”),就要告退,他自二十多年前一战负伤以后就已跛脚,摇摇晃晃向外走着,家康便唤小姓去搀扶。看着由小姓搀去了的鸟居元忠的背影,德川家康突然下泪。

六月十八日上午七点左右,鸟居元忠等四人送家康上路,大军昂昂然自伏见城出征,中有名将井伊直政、榊原康政、本多忠胜父子。略言之,其后风云突变,石田三成举兵,果然如鸟居元忠所料,兵指伏见城。

西军宇喜多、毛利等部议攻伏见城,增田长盛说道:“名城伏见,是太阁大人集全日本人力所筑的坚城,兵粮武器积聚其中,了无缺欠。守城的鸟居元忠四将,从内府(家康)年少时就已随侍,允称武勇。近邻城池,互相呼应,兼且兵卒耐战,这城池是轻易攻不下来的。所幸在下和元忠多年相知,便好去说服元忠,要他拱手交出城池,如何?”宇喜多秀家颇为赞成,就议定遣增田家臣山川半平作使者,入伏见城。

鸟居元忠听了来意,答说:“承君好意,然而内府出征之际,令我坚守城池,我只知内府有命,诸君要我开城,断不能够。即使兵寡力孤,亦无移改。取我这白发的首级去,便可得到城池了。”

西军如此则非攻城不可。这其间,近江的代官岩间兵库(光春)、深尾清十郎带着手下甲贺忍者五六十人来守孤城,说是要报家康的恩,宇治的茶商上林竹庵也想入城,言辞相同。鸟居元忠对竹庵说:“你是町人(平民),战死为耻。说来遗憾,我辈即是穷途末路,也不必用町人守城。早早回宇治去吧。”竹庵为之变色,说:“在下受了内府的大恩,如今身是町人,心却并非町人可比。当家于今危难将临,弃而去之,已违道义,如迫我出,我即切腹在此,仅图献一茶于泉壤也。”

元忠只得允他入城。他据说是丹波上林乡的武士子弟,永禄年间,跟着父亲上林久重移居宇治,种茶为业。久重于桃山时代得任丰臣秀吉的茶头,并作宇治乡代官,总管宇治茶业,有子扫部丞(久茂)、味卜、春松、竹庵;竹庵即其幼子,名为政重,通称又市、又兵卫,又称越前守。天文十九年(1550)生,曾于元龟二年(1571)赴三河,在家康手下做着一介乡吏,领有土吕乡百石。以后在长久手一战中取下两个首级,家康亲赐他感状和枪,任为冈崎町吏。天正十八年有志茶道,归还宇治,剃发取号竹庵,这时已垂垂老矣。他的茶艺并不高明,却由于为人的拙朴赤诚,被千利休赞为“日本第一的点茶”。左图是竹庵的坐像。

七月十五日(松平家忠的日记记为十八日),宇喜多秀家总领西军出征,四万大军自大坂而来,转瞬间就把城池包围。城中将兵,自元忠以下约有一千八百人,元忠自守本丸,二之丸交给了内藤家长与佐野纲正(1554~1600,曾是丰臣秀次的铁炮手头领,秀次死后始投德川家)守备,三之丸是松平家忠、近正,治部丸由驹井直方守备,名护屋丸由岩间光春、多贺(又作甲贺)作左卫门守备,松之丸由木下胜俊(后来离城)、深尾清十郎守备,太鼓丸由上林竹庵等守备,决意抵抗。

西军的猛攻自十九日始。二十一日,激烈的铳击战推进到外护城河附近,鸟居元忠一连顽强抵抗了十余日。

三十日,西军近江水口城主长束正家麾下甲贺忍者想出一计,派遣鹈饲藤助联络城里的深尾清十郎及甲贺忍者,说道:“望能放火引导我军。如其不然,家乡的一族及妻子悉处磔刑。”藤助把书信附在箭矢上射进了城;记挂着乡里宗族的甲贺忍者果然允为内应,回报说:“今夜亥时放火。”

后世的记载说:“围城十余日,而松之丸守军中,甲贺武士等放火为(长束)正家内应,城遂陷落。”

《甲贺郡志》记载道:“大坂兵围伏见城,山冈景友(道阿弥)告诸士急驰来。”

“二十九日,诸士入同城内松丸拒守。时,增田长盛重臣福原清左卫门谓曰:‘子等悛心属主公,领地如旧,不然一击并殪,妻子见杀。期此数刻,请决去就。’……八月一日伏见城陷。同日篠山、竹林等一族部下战殁三十一人,他之负伤者悉归乡里。一书:此时谋叛诱敌入伏见城之永原十内、山口宗助并甲贺士十八人者,追捕得之,磔于粟田口。”

这其中战死的篠山景春(又名理兵卫、资家),是甲贺忍者的小头目,曾在织田信长、羽柴秀吉手下做事,长久手之战前,秀吉疑他与信雄勾结,把他逐走,从此隐居在关的地藏边,多年流落不遇。庆长年间,家康上洛,路上听说了他,任为近邻十乡的代官,景春感激良深。据说,庆长五年六月十八日家康路过甲贺郡,宿在石部地方,五奉行中的长束大藏大辅正家,时封水口城主,来见家康,拟于第二天家康过水口驿的时候设宴招待,并且下毒其中。但是阴谋为景春所发,家康戌时起程,夜过水口,十九日抵关,得以无事。

伏见城被围,景春父子家臣同来入城,一时并命。后来家康使他的幼子甚吉(又名理兵卫、资盛、资友)继承父亲领地为旗本,孙子移居江户。《宽政重修诸家谱》说:“相传……景元由大原改称笹山。有子理兵卫景春,改笹文字为篠。其子彦十郎景尚,庆长二年曾会东照宫,五年守伏见城战死。有子弥次兵卫景末,时方襁褓,共其母住近江国甲贺郡山中,后蒙召至江户,属山冈主计头景以,七世为百人组与力。”

对于甲贺忍者的背叛事件,《改正三河后风土记》加意渲染,说:“七月十五日拂晓,总大将浮田中纳言秀家进发大坂,共有三万九千多的大军……用了长束正家的计策,遣浮贝藤助联络守军中的甲贺忍者,授以秘计。守卫松丸的甲贺忍者中,山口宗助、永原十内两人拾得一箭,上有文书说道:效忠反正,于城内放火相应,引入我兵,秀赖公将有莫大恩赏。如不然,故乡的妻子眷属,悉被磔死。此辈大惊,同着甲贺四十余人,回报说:入夜之后,亥、子之间,便在城内放火,示为内应。”

“城兵心知有内通者,惟尽力抵抗而已。内有甲贺忍者处处放火叛乱,外有强敌杀来,松丸守军两下交逼,岩间兵库、上林竹庵战死,深尾清十郎被获,佐野肥后守急点大炮,炮管炸裂,遂被烧死。”

“伏见城的叛贼永原十内、山口宗助并甲贺十八人,都遭追捕,在粟田口地方磔死。”

凌晨,伏见城一角骤然起火,城里的甲贺忍者纷纷凿坏城壁,引入西军。松平家忠、近正、上林竹庵相继战死,鸟居元忠在本丸奋战,三次杀退敌兵,身边仅余十几个人,于是——

“元忠开得本丸门,门际七八间(一间合1.818米,七八间约是十三四米),士卒三百余,尽拔白刃相待。敌军初入,就听得元忠怒喊:‘杀了一个再死,武士的志愿如此。我在三方原,にて足に手负ひ行步心にまかさざれども、逃んとせばこそ足も赖まめ。いざ最后の军せよ!’一同苦战,全军并命。元忠腰酸骨软,歇在玄关,逢着杂贺孙市重次遍踏尸体而入,便疲惫地说:‘我是鸟居彦右卫门,取了首级去,是你的功名。’脱下甲胄,切腹而死。杂贺绰着他的首级便走。本丸有大门二扇;从大手门外就上了坚锁,一人也不能逃去。”——(《常山纪谈》卷十四之七,第三百十六话,“伏见破城之事附鸟居忠政飨杂贺孙市事”辑录)

这时是庆长五年八月一日。鸟居元忠的首级被悬于大坂城京桥口示众,被佐野四郎右卫门偷走,葬在智恩院中的长源院。鸟居元忠曾向神崎竹谷学过茶,竹谷被西军捕获,带到石田三成面前,报告了元忠身死的经过;三成微微叹息,赏了竹谷一匹马,令他驰去江户,把这等慷慨战死之状告诉元忠的儿子。

伏见城中,死者的血染上地板,后来被好奇者移到京都市内养源院、宝泉院、正传寺、源光庵等寺保管,及今尚存。

无精治疗案例

nk生物细胞免疫疗法

北联生物nk细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