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山偏唱那山歌儿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4:26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瓜田推荐辞:杂文家王乾荣先生对“公文”不“恭”的现象提出的批评是及时而中肯的。公文就是公文,必须正经严肃。嬉皮笑脸或者嗲声嗲气,就失去了公文的威严。政府部门的招聘文告或者交警的交通警示都是很严肃的事情,偶尔有一点小调侃,无伤大雅,通篇或者处处都是网语或者什么少数人使用的词语,就有失庄重了。年轻妈妈跟牙牙学语的孩子可以说“睡觉觉”、“吃果果”、“拉臭臭”,那是没办法。一个大学校长,没有人格或者思想的力量,只想靠最时髦的网语跟大学生套磁,那是展现自己的无能。公文不恭的陋习必须及时打住,否则流风所及,伤害的恐怕不单单是发文单位。

“亲,你大学本科毕业不?办公软件使用熟练不?英语交流顺溜不?驾照有木有?快来看,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招人啦!”这是近日《人民日报》在一篇报道里,引述中央某部的一则“微博招聘启事”。据说这写法用的是网络“淘宝体”。同版还登一照片,文字说明道:“郑州火车站广场北侧路面,两个红心区域旁边的‘淘宝体’提示特别显眼,这是交警为提醒不要在这里随意停车而立的。”这个“提示”写着:“亲:不要停在我的心上,我的心会很痛!”其中“心”不是汉字,画了个红心代替。

十分开眼!报道说,官方的这种摩登公文样式,正被发扬光大着,它“破除官本位意识,避免居高临下,从群众视角出发,以人为本,充分尊重他们的思维习惯和情感取向,是权力回归服务本位的体现”。

先不说上述两则“公文”的用意,但是整体上,我颇为怀疑这种所谓的“回归”。

据我体察,大多老百姓并不如此阴阳怪气说话,因此读这样摩登公文,至少半头雾水,怎能说它是“从群众视角出发”呢?

而说一声“亲”,是不是就真亲了?是的,除了亲人之“亲”,人人希望被更多人“亲”,尤其被官方略“亲”,但后者在很多情况下,往往可想而不可及。如果老百姓去衙门反映个问题,被严加把守铁门的武警挡在外边不得而入,你即使说上一百遍“亲”,他们感觉到的,也是“疏”。老百姓好不容易见了官儿,首先遇到“脸难看”,其次被敷衍被推诿,甚至被呵斥,他们受气包似的,毫无作为“主人”的身份感,会觉得你在公文里说个“亲”,就“权力回归服务本位”了吗?

“亲,让干部公布财产,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的财产!”某省政协孙主席这样“亲”咱们;“亲,中国要成为强国,必须三高:物价高、人价高、钱价高。”某官方经济研究院刘副院长这样“亲”咱们;“亲,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江西万毅县县委书记这样“亲”知识分子;“亲,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在中国。”广州市卫生局曾副局长这样“亲”患者……不对呀,他们“亲”是“亲”了,怎么听着像跟咱们有仇、作对似的?是的,如果官儿们说一声“亲”,就算“充分尊重老百姓的思维习惯和情感取向”,这“亲”,可就有魔幻般的神奇功效了。

所以,老百姓并不在乎官儿们说不说“亲”,而只在乎他们言词的真伪虚实,更在乎他们的躬行实践。

况且,我觉得这声“亲”,颇有点暧昧色彩、发嗲味道,不无撒娇成分。它或是热恋中前卫青年男女的私密话,是打情骂俏当儿说的,是相互挠痒痒肉时说的,是亲嘴间歇说的……官儿们貌似“亲民”,令它登上官方大雅之堂,形成衙门公事文书,是不是有点儿搞笑,有点儿市井,有点儿颠倒角色,有点儿牛头不对马嘴呢?

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儿。官府自有官府的庄重,它不是勾栏瓦肆。公文自有公文的章法,谁见过政府总理说“亲,现在请允许我向各位代表帅哥和代表美媚扯一扯政府那些事儿”?国家政事和市井游戏,理当有质的区别。官场更非情场,随你卿卿我我。官衙叫“政治舞台”,不能任人插科打诨。官儿们身居庙堂,怎能热衷于大唱闺密里暧昧的艳歌,或变着法儿作秀呢?软绵绵、色迷迷的“亲”呀,佶屈聱牙并且酸掉牙的“有木有”呀……先锋是先锋了,却似乱花渐迷人眼,变态的花拳绣腿、形式主义而已,最多博一个廉价喝彩。老老实实把严肃的正事做好,不比嬉皮笑脸地赶时髦强? (文:王乾荣)

嘉兴设计工服

临湘定做西服

马鞍山订制工作服

长沙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