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什么时候任天堂会真正地垮掉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8:11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很久前拿过虎嗅一台iPad mini,却没贡献过什么有价值的内容,一直羞羞的说。但没有什么适合的题目,便一直在潜水,直到最近越发觉得,从一个前从业者和现评论者看来,虎嗅上对于游戏业特别是家用游戏机行业的评论显得尤其外行,决定随手写下本文。

若要喷,请怒喷。但喷之前,请不要简单地带上任何“家用机市场早已没落”、“游戏行业就这样”之类的论调。从任何一个角度看来,游戏行业都是内部分裂性最大和外部介入性最难的行业(小生甚至不完全认为这是一个互联网分支地盘),尤其在网游理念过于深入的国内市场。

首先,小生试图聊聊任天堂,任何一个谈论家用机行业的人,都不可能避开任天堂,这个名词一度就等同于游戏。

任天堂不推出完整版的手机游戏并非因为保守

之前一段时间,任天堂开始表示,将会在手机平台上推出试玩版的游戏版本,这给国内和欧美业界的信号是双面的,一方面欣慰地觉得老任终于开始想通了,毕竟手机才是未来;另一方面又觉得老任过于保守,居然只是试玩版本,良家妇女要下海了还羞羞答答个屁啊。

然而,对于任天堂而言,推出完整的手机游戏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能的,目前的手机版游戏开发是引流,是营销导向的侧路而不是产品导向的策略。转向手机制作只意味一点,即任天堂将转为一个全面的第三方,一旦在手机平台上推出马里奥等系列品牌,面对投资者,它自然也没有任何理由不给索尼和微软平台制作相关的游戏。彻底走向第三方对于任天堂是难以忍受的,这不是什么心理和思维因素的问题,更在于将游戏业创新的主动权拱手相让,当任天堂完全失去了对硬件规格和硬件创新的自我把控,任天堂才真正向“垮掉”迈出坚实的第一步。

任天堂不是苹果,虽然走的也是软硬结合的思路,但这个思路是创新硬件的同时革新游戏软件的内涵,这两者是并进的过程,而不像苹果那样,硬件创新只是一个通用化的升级,软件的创新可以完全交由其他企业来完成。由于任天堂的硬件创新和软件创新过程是唇齿相依的(在某些时候,甚至出现了先有游戏创新后有硬件创新的诡异情况),导致了第一方开发者对游戏硬件的理解往往要领先其他游戏开发者许多步,最明显的案例就是wii时代和DS早期任天堂第一方游戏的一往无前和第三方的萎靡不振。

任天堂目前的整体架构都是配合这一思路构建起来的。许多从业者在叫嚣如果任天堂转向手机游戏制作,凭借大量的游戏品牌和丰富的经验,它一定会取得成功,这种说法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这忽略了任天堂本身企业的架构因素,在这样一个转型的过程中,任天堂的优势将消失殆尽,它所依赖的只是过去的游戏品牌,而不是未来的游戏市场。

同样的一个转型过程中,任天堂的品牌惯性将被消耗殆尽。如果以为任天堂的品牌就只是一个个游戏的质量保证就太天真了,在欧美和日本,任天堂的游戏品牌意味着低龄、健康、无公害,这和索尼微软以“车枪球”闻名的游戏品牌截然相反。这是最近任天堂试图转型生产新型游戏机的基础和底气,如果成为第三方,失去了对游戏平台内容的控制,任天堂将失去这一最宝贵的资产。

不要说任天堂思维老套,要知道,任天堂几乎是最早试图开发手机游戏的厂商,甚至还有过类似手机掌机的专利在手,它当前失落的原因在于家用机创新方向的乏力,但核心资产没有太多的丧失,3DS的成功也不仅仅是这一代掌机的胜利,是长期以来在品牌形象和平台游戏质量控制上的常态性胜利罢了。如果转型手机游戏开发商,它的业务几乎必然得到全面地增长,但核心资产才开始了真正的决堤。

任天堂大量的现金储备意味着什么?

有很多企业的领导喜欢在入职的时候,向员工大谈,本企业的现金储备有多少多少,就算以后多少多少年不赚一分钱,也能够保证大家发得出工资。除非你将要进入的企业名字叫任天堂(或者类似老牌日企的日本总部),否则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原因很简单,首先,发出这个信号表示领导对于企业的信心在于过去的资本积累而非未来的业务增长,对巴菲特投资理念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思维走在企业运营的刀刃边缘;其次,这个推断本身在逻辑上就有极大的错误,大部分企业的现金储备绝不会消耗在普通员工的工资上,它们更多消费在高管的薪资、大型的开发项目和无止境的内耗之上,说白了,企业的现金储备和基层员工没有半毛钱关系。当企业严冬的时候,比起雪中送炭的工资短信,职员更容易接到人力主管的约谈电话。

凭什么任天堂能够例外?

从一百年前创业至今,任天堂的员工数量一直维持在一个相当低的水平(目前全体社员大概依然不到5000人)。低员工数量和本土极高的忠诚度(特别是相比起转型国际化游戏企业的CAPCOM,SEGA等较高的核心员工流失率),一直是任天堂度过一个又一个寒冬的最大资本。低运营成本,不实施盲目的开发项目,高利润的品牌价值,不随意裁员。好吧,这些当然也使得任天堂在扩张时期往往难以迅速跟上,错过了发展机会。

正如上文所说,任天堂的整体架构都是围绕独特的“软硬结合”的思路建立起来的,这同样体现在其员工组成方面。大量的资金储备、较低的员工数量和较高的员工产出价值意味着任天堂可以经受游戏业漫长的开发周期和市值的强烈波动,长期贯彻原有的架构与经营思路。而N64等寒冬经验则证明,任天堂理应会继续保持这样的架构与经营思路。由于贫乏的宏观市场经验,笔者不能肯定这样的架构是否依旧适合,但显然,这种保险的企业经营策略只属于百年老店。在企业架构能够保持稳态的情况下,没有过多的理由期待任天堂会全面转向移动游戏市场。

什么时候任天堂会真正地垮掉?

这涉及到定义的问题,究竟对于任天堂而言,什么算”垮掉“。如果转型第三方厂商,任天堂倒下的可能性在于现有企业架构和员工架构对手游开发模式的排斥,并最终导致现有体制的解体,这涉及到领导者能否完成新体制建构的问题。至少,在新的体制内不会有太多硬件人员的生存空间,任天堂将彻底失去成为行业领导者的可能性和地位。这是一种”价值追求“意义上的垮掉,目前看来不太可能。(默默地咕哝一句,其实如果能赚钱,有多少人会把这种”垮掉“当真呢?)

如果持续植根于第一方,老任倒下的可能性在于硬件持续创新的乏力,耗尽资金和投资者的耐心。这是另一种垮掉,目前考量起来,其实更加不可想象。这是一家保守却依然富有创新内核的游戏厂商,而且其目前其现金链和品牌价值并没有多少的损伤,相反,在批量化制造的手游时代,还有一种反向上升的可能性。

真正垮掉的可能性,在于双龙出洞,两面出击,作为老牌企业的架构不稳定和价值观独特性的丧失,将导致老任迎来类似CAPCOM等公司一样的人才流失,宫本大神”死“去已旧,但他的弟子们如江口胜也、青沼英二、田边贤辅才真正代表着日本游戏业的未来,任天堂近年来真正的创新能力和资金贡献其实正来源于这些宫本茂精神上的”弟子们“。他们没有创造出《智龙迷城》,但他们拱起了《动物之森》、《纸牌马里奥》和《风之杖》。

余论:日本首相与任天堂

近期日本首相认为任天堂才是日本发展学习的对象,让小伙伴们直掉下巴,这是脑残么?

首先应该说明的是,安倍所提出的任天堂才是学习对象指向的是其数十年前从传统纸牌向电子游戏转型的轨迹,而不是现有的任天堂状况,这指向了安培本身产业升级和转型的目标,但在其背后,可以进一步看到任天堂在日本宏观环境中的真实处境。任天堂是少有的能够体现和保持传统日本精神的企业,尤其是在索尼等纷纷转型雇佣制的情况下,这使得安倍接受提问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如上文所言,首相传达的信号可能隐含了一层重要的意义,保证任天堂等传统企业在安倍时期的顺利过渡和结构化转型,将是其最重要的任务。

任天堂的命运和安倍经济学的命运是忧戚相关的,安倍经济学的第一个基本点就是推动日币贬值,推动日本制造的活力再生,任天堂、索尼等全球化品牌曾因此获得上百亿日元的收益。任天堂是作为日本代表性企业的缩影而停留在首相视野里的,营造一个呵护与促进本类企业的发展的环境,依然是安倍经济学下一阶段的关键。所以从宏观环境来讲,任天堂未来几年应该是相对乐观的。

但,日本首相实在太容易下台了。

此方月,网易游戏专栏作家,前互联网从业者。联系邮箱:cifang87@

App重构

网站ui设计

机械编程入门先学什么

android视频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