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期待更多关注的弱势儿童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6:39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刚过完六一儿童节,我们就要提一个严肃的话题,该话题涉及中国儿童数量的极具减少以及弱势儿童的问题,让儿童不只在节日被想起。

目前,传统家庭结构受到社会转型的冲击正在接受越来越大的挑战,单亲家庭、留守家庭、丁克家庭以及不婚族使得中国跨入“严重少子化”社会。据了解一个社会0~14岁人口占比15%~18%为“严重少子化”,15%以内为“超少子化”。而今年4月底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表明,我国0~14岁人口为2.2亿,约占全国人口的16.6%。如是,中国的孩子总数正在变得越来越少!而人口的逐渐变少,对于社会结构、经济发展等各方面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但是儿童数量的锐减,是否意味着他们将分获更大的物质或精神资源呢?官方给出的答案是出人意料的。据财新网报道,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前发布的《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指出:“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社会结构的变迁,以及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各类弱势儿童数量不断扩大。”

报告中所指的“弱势儿童”,即有特殊需求的儿童群体,包括孤儿、残疾儿童、流浪乞讨儿童、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子女、受暴力侵害和虐待儿童,以及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父母中至少有一方,或者儿童本身为HIV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的儿童)。

报告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对儿童福利的重视不足,极有可能在经济发展的进程中产生新的弱势儿童。

此外,从中国儿童生存状态的地区分布来看,报告发现,在儿童数量相对较少的西部地区,少年儿童抚养比却最高,达29%。这意味着每100个14至65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就需要抚养29名0-14岁儿童,而东部地区这一比例仅为19.25%。

“不难发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越低的地区,少年儿童抚养比反而越高,说明中国越是经济不发达地区,儿童的生存与发展状况越需要改善。”报告称。

事实上,正是欲望,让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直接衍生出一个新的弱势群体,他们不仅是经济贫困的产物,也是传统文化被打破之后精神贫困的产物。他们是成人社会在争取生存、发展权利,在满足自我私欲膨胀时被忽略、被损害的群体。他们被称为留守儿童、流动儿童、流浪儿童、社区闲散儿童、少年犯、被拐骗儿童、残障儿童……他们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

为让弱势儿童能读书成才有建树,北京市西城区民政局社会福利科科长成斌全说,在国家大力推动教育公平的大背景下,各地都在加大对贫困家庭的造血式救助,形成了助学金、奖学金、减免救助等全方位的助学体系,并加强了文艺、科普、心灵成长等方面的精神帮扶。所有的措施,就是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辍学,让城市弱势群体拥有更多学习机会。在逐步建立城乡免费义务教育体系的过程中,中国政府“让所有孩子都能上得起学,都能上好学”的坚定承诺正得以实现。

中国弱势儿童群体数量

孤儿:在民政部门登记的孤儿人数已经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五年间增长约24%

残疾儿童:0-17岁的各类残疾儿童共计5043000,大约占残疾人总数的6.08%,其中0-14岁的残疾儿童有386.78万,占到0-14岁儿童总数的4.66%,截止2010年底,全国未入学适龄残疾儿童少年总数为14.5万人

留守儿童: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约5800万人,其中14周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约4000万人;在全部农村儿童中,留守儿童的比例达28.29%,平均每四个农村儿童中就有一个多留守儿童,其中五周岁以下的幼童大约1566万人,占全部留守儿童的27%

受暴力侵害和虐待的儿童:中国受到家长打骂的儿童,人数当以亿计。其中多数是家长教育方法不当;打骂程度严重,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虐待”的,仍然有5%以上,照此推算,中国受到虐待的儿童数,可以千万计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估计2010年底,约有49.6-89.4万中国儿童成为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其中2-2.7万儿童因艾滋病失去父母双方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抚养比问题刻意回避了一个问题,就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地区不平衡。其实我们有没有可能想象“强势儿童”,或者说“儿童与成人平等”?儿童由于心智尚不成熟,在社会化过程中必然是处于一种弱势的地位,对其的关注与保护,需要一定的准则,而不是一味说“弱势需要保护”。纵然这些概念是模糊的,但是缺乏必要的参照,任何保护最终很可能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甚至是与保护的初衷背道而驰。比如说,前段时间令人震惊的湖南“邵氏孤儿”事件。关注“弱势儿童”,应该从关注“弱势家庭”、“强势官员”开始。尤其对于那些生活无着的“弱势儿童”,他们需要的首先不是“教育”,而是“生存”和“爱”。——小迷

以前电视就报道过留守儿童的困境,长期与在大城市工作的父母分离,农村的爷爷奶奶也没有文化,留守儿童基本上处于放养状态,不少儿童从小形成的恶习十分难改,加上精神上得不到父母的填补,留守儿童的未来十分令人担忧,这是社会的隐患。可是户籍制度不改革,留守儿童的现状还是无法改变,就算公益组织定期看望留守儿童,还是没有办法根治他们的“病”。城市能够给留守儿童一点政策吗?——高欣婷

宜昌制作工作服

铜陵工服订做

乌鲁木齐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