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鼎担保案续陈奕标录音曝银担企众生相

发布时间:2020-03-26 11:38:38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本报记者 曾颂 深圳报道

发生于2012年的两段“华鼎担保案”相关录音,揭开了广东银担企三方的畸形关系。

一段是事发后,华鼎实际控制人陈奕标与中小企业主的谈话。陈分析了银行“怕丢金饭碗”的心态及“动用资源的能力”,建议企业主不要被吓住,争取“私了”。

另一段是某银行李姓经理与企业主杨国义的电话交谈,李请杨提供虚假仓单以应付检查——该仓单所依附的合同实为陈奕标旗下公司虚构,用于套取贷款。

出事前,陈奕标“运筹帷幄”,银行“心照不宣”,企业主“半推半就”;出了事,陈奕标想赖银行,银行想赖企业主,企业主只好揪着陈奕标,可陈已无音讯。步入诉讼高峰的华鼎事件,折射出中国现行金融体制下,银担企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的“畸形”关系。

录音一:陈奕标欲“绑架”银行

2012年2月18日,在创富融资担保公司办公室,陈奕标与30多名企业主开了一场会。“创富”是陈奕标旗下三家担保公司之一,与华鼎、中担一样,以“截留贷款”的方式抽走约300家企业的银行贷款用于“理财”,留下巨大资金窟窿。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段录音,据信是陈在会上的发言。该录音现已提交法庭,尚未通过司法认证;但有参会企业主向记者旁证了录音的真实性。

华鼎事件于2011年底触发,初期陈奕标团队曾积极斡旋。根据录音,陈在会上谈了8个方面,主要内容有两点:第一,对被截留资金的定义,不是“民间积蓄、棺材本”,而是“你们有制度缺陷被我们利用”,要集体负责。第二,银行有动机、有资源化解危机,企业要学会与银行周旋。

“企业老板怕不良记录,银行更怕,他丢了行政职务损失更大。银行手里几十亿贷款,我们这几个亿是零头,肯定会公开出政策、底下私了,不私了就是重大案件,就没金饭碗。”陈在录音中说。

他举了3个“化解坏账”的例子:有的支行每个月违规收“财务顾问费”、“中间费”过亿,用这笔钱补了窟窿;有的支行找来大客户,请对方接手不良资产,并承诺往后给予贷款支持;还有支行给涉事企业减免利息、新批贷款或展期,以维持企业运作。

某国有大行支行行长表示,陈举的例子忽悠的成分很大。“银监会查得那么严,违规收费能有多少?事情已经闹大了,再用违规收的钱来清理坏账,岂不是一下就查出来了?找客户接盘也难,因为没有公司肯接手。现实操作一般是借款企业自己找下家,银行不可能帮你。”

唯有第三种方法可行,但也是特事特办,据称确有不少企业获得展期。问题是借新还旧后,贷款中的“被骗”因素或被洗清,如此债务关系再难抗辩。

陈奕标还给企业主分析:“银行催收就三步。第一步来硬的,封厂、诉讼,很多善良的老板就给制服了,这最没经验;第二步银行软了,你们要求贷款展期、宽容利息都可以;最后一步,我就死猪不怕开水烫,那银行只能跟你私了。”

有企业主称,陈的发言在特定情境下确有安抚作用。

录音二:银行请企业配合造假

据企业主杨国义称,第二段录音是2012年7月间某银行李姓经理的来电。录音未能通过第三人求证真实性。

此前一年,杨国义通过创富公司向两家银行共借款1350万元——他实际只想借700万元,但“不借多点创富就不给担保”,贷款也成泡影。据其在庭审中的供述,创富公司造了假合同,内容是杨向某贸易公司采购设备,凭此把款划走用于“理财”。所谓的贸易公司,实为陈奕标用来套取贷款的“皮包公司”。

银行要求见合同再放款,放款后还要做贷后管理,某国有大行支行长解释流程,“具体交易涉及的税费发票、收据、仓单都要给我们留个底,数额高的还要定期走访企业、看仓库,上级会检查。”

于是,前述李经理请杨国义“帮忙出一份仓单”。

杨国义在电话里说:“合同是创富造假的,我盖了个章也是被迫。没有真正采购,怎么给你出仓单?这不是造假吗?查起来拉我去打靶都有余。”

李经理表示“完全明白”,“但还是请你帮帮忙,如果我不交上去,个人责任真是超过您的想象。”

前述支行长分析,银行并无鉴定合同真伪的责任。“合同造假是企业的事,银行责任最轻。当然如果合同本身错漏百出,那银行也脱不了干系。”

他同时表示,李姓经理的做法不合规定:既然得知贷款没有按合同使用,就应该立刻收回;但另一方面,创富圈走贷款一事,银行经办人应知情,而且事件闹大后不敢随意抽贷,也是左右为难。

李经理在电话中还透露,尽管银行知悉杨国义的贷款被圈走,但由于杨替创富支付了几个月的利息,因此贷款还归于“正常类”,意指不会对杨产生信用影响。另一方面,这也使银行得以掩盖坏账,避免上级的问责。

“从贷款分类的角度,企业替创富兜了底,当然算正常类贷款。我们只看钱能不能正常收回来,至于谁用了关系不大。”前述支行长说,经济泥沙俱下,银行不良率仍稳定下降,多拜这种“选择性视力”所赐。

金融“小混业”之乱?

2月25日,由于涉嫌“高利转贷罪”,杨国义坐上广州市越秀区法院被告席,成为华鼎事件首个被刑诉者。公诉人举证时称,华鼎公司高管向公安机关坦白,“截留贷款”是担保业的潜规则。

此言亦得到部分前担保业人士的印证。

“一些大型担保公司实际也用了华鼎、创富的手法。”一名刚从担保业转投小贷的人士说。“只不过他们圈钱投了房地产,陈奕标投了证券。两家公司的境遇本质上反映了这几年楼市和股市的区别。”

在他看来,担保牌照无法单独存活,原因是2%的担保收费无法覆盖全额赔付的风险。“担保必须配合其他业务,作为集团融资工具来用。”

与大型金控集团收拢银行、保险、基金、信托牌照不同,在各地方金融办监管范围内,一些企业集团收拢了担保、小贷、典当乃至融资租赁牌照,可谓金融“小混业”,其妙处在于,假如几张牌照一起打擦边球,就能做类似银行的存贷业务,谋取利率管制的“红利”。

借助担保,控制人可设立关联公司套出贷款,挪到小贷、典当等公司去放贷;即使不搞“小混业”,也可用于实业的资金腾挪。

不过,如此说法,广东银达担保投资集团董事长李思聪并不认同。“担保业的商业模式没有问题,高风险低收益是表面现象。”他表示,华鼎事件后广东监管部门对行业作了大检查,多数有问题的公司已整改到位。

李思聪称,今年3月至4月间,包括银监会、发改委、工信部等在内的七部委可能要出台新政策,为担保业“松绑”。

根据七部委2010年发布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担保公司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限于国债、金融债等固定收益类产品,以及不超过净资产20%的其他投资;业内人士预期,新政或将“其他投资”上限放松至40%甚至50%。

牛皮癣的病因主要有哪些

白癜风患者如何科学的治疗白斑

什么样的情况才算是早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