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信号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石家庄出台河北首个去产能细化方案涉及5家钢企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24:09 阅读: 来源:信号灯厂家

石家庄出台河北首个去产能细化方案 涉及5家钢企

“如果在年底前,该公司没有完成拆除320m3高炉1座、150m3高炉1座的任务,将对执行主体及平山县政府领导进行问责。”石家庄市发改委在回答本报记者的询问时表示,最晚在12月下旬,将到平山县检查西柏坡钢铁有限责任公司高炉拆除工作。

12月7日,石家庄市公布《石家庄市压减钢铁产能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压减方案),为完成“到2017年底,净压减炼铁产能374万吨、粗钢产能482万吨”的任务,要求石家庄钢铁有限公司、河北敬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柏坡钢铁有限公司、河北丰达钢铁有限公司以及河北石鹿特钢有限公司5家钢企分别搬迁、拆除相应的炼铁高炉和炼钢转炉,并指定区县政府领导为责任主体和责任人。

这是河北省政府明确减煤压钢“责任到市”以来,第一个将压减钢铁产能任务细化至具体责任人和企业的工作方案。但据记者采访了解,要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上述任务并不容易。

合规企业也要拆

近日,工信部下发的第二批合规钢企名单中,河北敬业集团已经成为合规钢企中的一员,但仍被石家庄市责令拆除炼铁、炼钢产能。

“压减方案下发后,周一、周二两天,县市级领导到河北敬业集团视察,对生产设备在环保、产能等方面的达标工作给予了肯定,在拆除名单之中的450m3高炉和3座80m3转炉现已停产,准备进行拆除工作。”河北敬业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中表示。

但对西柏坡钢铁有限公司要拆除的两座高炉,办公室表示由于敬业集团旗下有很多子公司,所以不是很清楚。

据了解,压减方案中,河北敬业集团需要拆除的产能最多,要拆除3座高炉、3座电炉,压减炼铁产能109万吨、炼钢产能248万吨。上述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这对敬业集团肯定是有影响,但并不会很严重,目前河北敬业集团是以1080m3和1260m3等大型高炉为主。”

“河北敬业集团属于典型的先违规再合规的民营企业。”石家庄某大型钢企内部人士透露,河北敬业最开始通过审批的产能仅有100万吨,但在随后的发展中,河北敬业集团不断扩大产能,至今已有上千万吨,并曾在2008年、2010年屡次受到环保部门查处。

但因其对当地政府的利税以及就业贡献,河北敬业集团不仅没有依照指令停产,反而越做越大。上述河北敬业办公室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河北敬业集团旗下子、分公司已有30多家。当地流传的说法是,敬业钢铁养活了平山县三分之一的公务员,如果一个月不交电费,电力公司可能就没工资发了。

比起河北敬业集团,需要拆除高炉、转炉的河北丰达钢铁有限公司以及河北石鹿特钢有限公司并未进入合规钢企名单,他们被要求在明年年底前拆除1座450m3高炉和2座70吨电炉。据该地同行人士表示,这几乎是他们全部的产能。

但上述钢企内部人士仍认为,此次拆除的产能设备“水分较大”。“在石家庄钢铁行业工作十多年,都没听说过西柏坡钢铁有限公司,而要求拆除的320m3和150m3高炉早就属于规定淘汰的设备,从投入产出比的角度考虑,这样的设备基本早被钢厂停产了;而石鹿特钢此前叫鹿泉钢厂,后来转为生产特钢,但经营状况也很不好,有时处在生产两个月、休息半个月的状态;河北丰达钢铁有限公司的设备还是上世纪60年代左右的老设备。”该人士表示。

石家庄市发改委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明确要求拆除设备,没有类似升级改造的意思,并把责任落实到具体县区政府领导和钢企身上,未按期完成的将一并问责。”

60年老钢企搬迁

除了要拆除设备,石家庄市在本次压减方案中还要求石家庄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石钢)在2017年底前搬迁3座高炉、3座转炉。对此,石钢内部人士表示,这意味着整个石钢要搬离市区。

在业内人士看来,4年时间完成上述工作只能用“时间紧、任务重”来形容。

“石钢搬迁确切地说是在异地再新建一个石钢公司,厂房、高炉、转炉的搬迁难度很大,很多设施需要重建,完成至少需要1到2年时间,生产调试又要耗费半年,各生产线达到生产条件还需要1到2年时间。还要选择在什么地方建设,不仅新厂址要经过环评、土地审批等流程,地方上还要扯皮,有的想拉动当地GDP发展,有的不愿意给自己带来污染,这些都需要时间。”石钢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据记者多方询问,从石家庄市发改委到石钢公司,现在还没有明确石钢的搬迁地址。

更关键的是,搬迁石钢公司需要的资金从哪里来?业内人士测算,目前石钢公司固定资产价值约为80亿-90亿,这还是折旧后的估值,而新建一个石钢公司至少需要200亿。“企业自身肯定无法承担这笔巨额支出,政府方面也无法全力支持,银行方面对钢铁行业的信贷又受到整体行业微利的影响而变得十分谨慎严格,谁来支付搬迁资金是最麻烦的事。”

据相关人士介绍,石钢公司在并入河钢集团之前作为省属企业归属省冶金部,在后来冶金部改革后并入河钢集团,作为市属企业,公司一把手的级别相当于市级领导。而让石家庄市长安区政府领导作为责任主体及责任人,存在下级管理上级的“倒挂关系”,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难度。

此外,上述石钢人士还表示,石钢公司目前正式职工约为4000多人,相关的从业人员包括食堂、卫生、物流运输等方面工作人员总计约1万人,这么庞大的人员安置也是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之前的案例来看,钢厂搬迁必然会给企业带来较大的资金压力,如之前从北京搬迁至河北的首钢,自从2010年底全面关停石景山区产能后,自身业绩每年都大幅下滑;而重庆钢铁[0.00%资金研报]的搬迁若未得到市政府5亿元的补助,当年就将亏损。

但无论如何,石家庄市这一次被称为“自断手臂”的压减工作仍是河北省政府明确减煤压钢“责任到市”以来,第一个将压减钢铁产能任务明确分解到具体企业的城市。而唐山市及邯郸市这两个分别承担着压减4000万吨和1204万吨钢铁产能的目标任务,压力无疑更大,截至发稿前,上述两市尚未回复有关具体压减工作方案的问题。

美女丝袜诱惑

美女裸照

性感图

相关阅读